类别
全部 产品 滑板 音乐 艺术 街头文化

哥本哈根滑板大赛实录DAY2

2017-08-01 14:00

本文由Vans极限运动经理袁飞提供


我们在哥本哈根租住的 Airbnb 就在街边,除了对面的教堂24小时不间断的准点敲钟之外,从到达的那一天开始,随时都会听到和看到各色滑手从我们窗前的街道蜂拥滑过,在城市的其他地方也同样如此感——觉这座城市已经被滑板人占领。

 


我在想,如果有一天真的可以有一座城市,里面的居民还有交通工具只能是滑手和滑板的话,那一定是哥本哈根了。 因为胡天祐下午一直在一个 Spot 拍摄,所以我们到达比赛现场的时间有点晚,错过了在 Litauens Plads 的第一场活动,到达时已经开始散场。但从流连在现场滑手和满地的垃圾来看,刚刚肯定是经历过一个大场面。滑手们不但把一个足球场变成了比赛的地方,随后还身体力行的实践抢回街道的口号,从 Litauens Plads 的街头滑到结尾,把一条街上可以干掉的地形统统毙了一遍。然后比赛转移场地,来到了 Kødbyen,一个类似于码头边上酒吧街的地方。在这里的比赛非常的简单粗暴,一面绘有火焰和大牛的巨型垂直壁矗立在空地上,目测至少3米高10米宽,地面上则放着一个差不多10米长的用来 Slappy 的长条,就是比赛的全部道具。高潮从热身时就已经开始,滑手们一个接一个的以极快的速度冲向垂直壁完成疯狂的动作,这个垂直壁名副其实,除了接地的部分是弧面外,往上三分之二全部是垂直墙面。

 

所以当你可以冲到顶端完成动作时,无论成功还是失误,都会换来全场的喝彩……不得不说,这个巨牛垂直壁道具的做工真的有些粗糙,但是根本没人在乎这个,能滑就行。有了这些疯狂的滑手和观众,使得哥本哈根滑板大赛 CPH Open 的一切都变得精彩起来。比赛的最后时刻,一个老哥想要尝试一个 Grab 的 Noseblunt 直接 Drop In 到这个巨型牛墙里面,在经历了几乎成功和几乎失败的过程后,比赛也宣告结束了。

 


我们还遇到了 Vans 全球职业滑板队的成员,来自荷兰的 Daan Van Der Linden, 在寒暄之后,我问起他关于“这是最后一届哥本哈根滑板大赛 CPH Open”的传言,他的回答是:“哦,这个比赛的主办方每年都会这么说……”

 

未完待续


- END -


关注VANS.COM.CN、@VansChina微信、微博、nice和Instagram,了解更多Vans活动

 

 

所有图片

相关商品

相关文章

阅读更多
Powered By ShopEx