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OUSE OF VANS之路 – 武汉旅行指南 by VANS X VICE

House of Vans 透过音乐,艺术,action sports 及街头文化鼓励创意表达,并设有室内碗池,艺术装置,音乐舞台及空间让我们的想像力得以发挥。House of Vans 的永久场地坐落于纽约布鲁克林和伦敦的滑铁卢车站下,并在世界各地的其他城市中以临时站点的形式缤纷呈现,激励着每一个人随心所欲地参与其中。

在今年的8月27日,House of Vans 将来到中国的朋克重镇武汉。从下午三点至六点,Vans 联合武汉本土滑板店铺 Your Skate Home,在他们自己的场地为武汉滑手们带来丰富的滑板活动,继续滑板狂热。晚上的 House of Vans 音乐表演则选址于 VOX, 武汉本地朋克乐队生命之饼与来自上海的女子金属核乐队 MustBeRED 将登上武汉的舞台。在这个最燥的季节,在中国最燥的地方等着最燥的你们一起挥霍最后的酷夏。

常言道 “废城出朋克”,如果你去过地铁二号线通车前,那个十年不变样子的武汉,你就能明白为什么这个九省通衢的江南重镇,能成为中国的 “朋克之都”。如今,频繁的拆迁和修路,让武汉三镇开启了面目全非式的飞速发展,不合理的填湖也让众多本地居民担忧自己家门口的环境破坏。然而,武汉人的生活却似乎不被外界的变化所左右。

留守武汉的朋克们在朋友的酒吧里消磨时间,继续在这个毫无意义的世界上无所事事地活着;年轻的板仔们在被高楼大厦遮蔽的 U 池上光着上身苦练;市井上的老爷们,混得好的带着自己的兄弟去熟悉的场子摸摸唱,混得不好的就和其他人一起在露天的舞台前给唱歌的年轻女孩鼓掌、献花;敬老院迁走以后,还是有数不清的老头儿、老太太们赶来一桥下,几十年如一日地下棋、跳舞和卖唱。一切好像都变了,一切好像都没有变。

武汉,还是武汉人的武汉。

朋克之都吃什么:

过早

图1

武汉的 “过早文化”,说白了就是吃早点。

三镇里的早点种类十分丰富,口味有甜有咸,用油有重有轻,保证每个人都能找到自己醒神良方,解宿醉的功能堪比麦当劳的双吉汉堡。不像北京、上海等地有许多老字号餐厅,在武汉,路边随便走进一家人头攒动的小馆子,都能吃到地道正宗的武汉小吃,尤其像热干面这样的明星产品,除了火车站周边,随便吃一家味道都不会走样。

图2

当然,既然过早这么重要,我们肯定还是要介绍给你几家精挑细选的牌子,省得你心里老担心到底吃没吃到位。

首先,拆迁后新搬到游艺路的 李记热干面,算是民间口碑颇丰的一家面馆。胜利街上的 三镇民生甜食馆,相比之下就更加丰盛,除了热干面,这里的豆皮、生煎和烧卖也都是第一流的。旁边兰陵路上的 三狗牛肉面蒋婆抄手,大智路的 五芳斋汤圆,汉口十九中附近的 严老幺烧卖,都在各自专攻的领域造诣不浅。武昌方面,户部巷里的 何记豆皮徐记糊粉汤 重点推荐,粮道街的油饼、包子、烧卖也都是错不了的选择。

走吧,过早克!

江鲜

图3

“才饮长江水,再食武昌鱼”,自从九头鸟、九头鹰绝迹北京城,我少了许多品尝团头鲂(武昌鱼学名)的机会。然而自幼长在长江边的厨师们就不一样了,清蒸、红烧、平锅可是样样信手拈来,闭着眼都能把食材本身的潜力发挥到极致。长江二桥下(汉口)的 天天渔港,在江边众多的海鲜馆里脱颖而出,靠的主要是食材的新鲜。

图4

武汉人一年要吃1500吨小龙虾,你来了又怎能错过?万松园的 靓靓蒸虾巴厘龙虾,以及光谷的 小亮蒸虾 都是业界标杆水平,毕竟只有够新鲜才敢蒸着吃;同时,上述三家也是正统本地派的代表,味道没有受到潜江派、四川派的影响,基本做到了原汁原味。

鸭脖

DVC00007.JPG

走过一条巷子,两旁居民在自家门帘后卖鸭脖的情景,如今已很难再现。曾经名噪一时的精武路,也因为商业开发被拆得只剩下一半。不过,这条地处汉口核心位置的短街,从来没有被鸭脖爱好者们忘记。

真正的武汉人会因为哪家鸭脖更正宗而吵起来,精武路上的 汤老头 算是争议最小的品牌之一,不少本地人都对这家从来不怕没生意的鸭脖店情有独钟:入味,够辣,吃了还不上火,什么样的天气都会有人在门口排起长龙,除非老板热得懒得开工。

正因为口感正宗、销售火爆,虽然汤老头每天营业时间不长,脱销却也时常发生。万一没赶上也别急,只要不是在外地随处可见的连锁品牌,精武路上的味道和质量都是很有保证的。而夜宵时分出现的街边小车,往往也能给你带来惊喜。

 

BBB 汉堡

图6

图片来源

汉口长春街347号,有一家内饰简朴的汉堡吧。除了最基本的汉堡薯条,这里不时会有新品和时令料理推出,而菜单就写在吧台后面的白墙上,很像小时候吃过的大食堂。BBB 的老板之一是曾因反对填湖,发起 BMX 跳湖的行为艺术家刘真宇,之二则是古着达人孔亮。

如今,这里已经成为了武汉地下文化新的据点之一,摩托、音乐、古着、视觉艺术、纪录片、BMX 的大咖小咖们都是 BBB 老朋友。要是碰上运气好,还能蹭上晚上的大趴,反正食客里 DJ、VJ 都不少。

 

长江边上喝起来:

 

Wuhan Prison 武汉监狱/噪谣吧

图7

朋克之都的辉煌已经过去,曾经愤怒的年轻人还是到了挣钱、养家糊口的年纪。不过,其中的许多人,与新的、老的朋友一道,各自继续着自己的方式拒绝妥协。

以武汉第一朋克乐队生命之饼乐队吉他手/主唱吴维为首的老伙计们,仍然会经常聚在属于他们自己的后花园 —— Wuhan Prison。自酿的 Pilsner 和 IPA 口感尚佳,调酒师周涛可以制作一整页的鸡尾酒 shot 。如果你也曾经被武汉的朋克之声感动过,还想感受依稀尚存的旧时代的自由空气,不妨来到 Prison,伸出右手和留着一头脏辫的女老板咚咚击个掌,再点一杯 Wu Wei 敬吴维。

黎黄陂路/胜利街

图8

胜利街贯穿了汉口的英、俄、法、德、日五国租界区,与之交叉黎黄陂路曾经是俄国领地。现在,这一片留存完好的小洋楼,大多被改成了咖啡厅,也有不少年轻人把自己的艺术、影视和纹身工作室以及杂货店开在这里。

虽然这些咖啡厅各有主题,相似之处却还是一眼可识。简单来说,就是充满了(中国互联网语境下的)文艺气息。虽然风格略有雷同,但内部装修的审美水平还是很过关的,桌椅靠背坐起来也算舒服,适合安静地打发一个炎热的午后。

Coast Line 海岸线

图9

图片来源

彭刘杨路附近的 海岸线,是一家藏在小巷子里的小酒吧,由武汉本地的海岸线乐队投资经营。里面空间不超过20平米,舞台也不大。演出不算频繁,不过常常会有 Jam Session,是三镇范围内为数不多能听到爵士的地方。

 

楚天江城闹一闹:

VOX

 图10

生命之饼在 VOX 演出

由生命之饼第一任鼓手朱宁创立、位于鲁磨路国光大厦内的 VOX,是在全国范围内都是数得上号的 Live House。“Voice of Youth, Voice of Freedom” 的口号,就是这座武汉毫无争议的摇滚地标最简洁明了的介绍。

这里几乎每天都有现场演出,风格广含从朋克到嘻哈,从雷鬼到民谣;既有常驻武汉的本土乐队和校园新势力,也有不远千万里而来的省、国际友人。酒便宜,帅小伙多,姑娘更多。听完演出还可以去楼下的 Prison 坐下喝一杯,不然就只能在沾满酒水和汗液的地板上蹦土迪了。

Whos 酒吧/Your Skate Home 滑板店

图11

最快融入武汉滑板圈的方式,就是带着你的板找到 Who’s 酒吧(或者去隔壁的滑板点新买一块),然后对着枣子干一瓶白熊。

枣子来自浙江温州,约莫十年前来到武汉,自己是个爱看 VICE 赖床简报的板仔。他开的 Who’s 酒吧是武汉板仔们的聚集地,隐藏在未来城 E 座的二楼,只有一架破旧的电梯和一段没有灯光的楼道通往这里。酒吧的隔壁就是 Your Skate Home 滑板店,门外还有一块滑板场。近几年滑板发展的很快,很多年轻人、大学生成立了自己板队,四处刷街、练动作。但在武汉,要真想钻研技术、往专业发展,始终还是绕不开枣子的 Who’s。

图12

清芬

图13

清芬,指的是从汉口民众乐园到清芬路之间,那些卖二手服饰的小门脸。这些店铺很难找,街面上聚集的都是一些五金、洁具、电器之类的,密密麻麻的服装店则隐藏两侧在不通车小巷子里,是只有少数本地高玩才知道的淘宝重地。

大多数铺面的审美一眼看上去还停留在30年前,不过一旦进入店里仔细搜索一番,还是有很大机会能淘到自己心仪的 T 恤、衬衫和皮衣,而且价格通常便宜得惊人。夏天的清芬算是淡季,因为大部分的商家一年只对自己的库存补充三、四次。上一次进货的宝贝已经被搜刮得差不多了,下一次进货还遥遥无期,能不能遇到有缘的衣服,就看你的造化了。

旗舰溜冰城

图14

打着 “备战北京冬奥会,培养滚轴溜冰人才” 的口号,这家 Old School 的舞厅 屹立在中南民族大学对面。炫目的光斑照在地板上,毫无规则的涌动着;《路灯下的小姑娘》、《爱你在心口难开》等等老曲,从一出电梯就把时间瞬间拉回二十多年前。

一度风靡全国的迪厅在中南民族大学对面借尸还魂,或者说从未死去。看门的大叔,表情严峻,不多说一句废话,一看就是从小在这样的场子里混出来的。所以你最好提前去门口买好票,省得让他开口提醒。门票十五元,八人以上有优惠,十一点后进店只要十元一位。店里提供双排轮为主的轮滑鞋,但除此之外你最好还准备一双白色的堆堆袜,一身闪亮又复古的运动服,加上爆炸头假发。和你的朋友一起 占领舞池 吧!

 

南岸嘴江滩公园

图15

汉口的 南岸嘴江滩公园,是当地人的消夏乐园。这座位于晴川桥下的公园,禁止汽车通行,晚上也不设路灯,但仍有许多汉口人相约于此,散步、慢跑,卿卿我我。走到最深处,就会发现一块像溜冰城一样,会让人产生时空错乱感的的演出场地:太阳落山后,里三层外三层的本地居民(中年男性为主),包围着明亮的大舞台。

舞台上来自东北的婷婷或是芊芊们,轮流登台为大家唱出 “爱情万万岁”、“和你永相随”,退休的文艺爱好者则坐在后排伴奏;台下,头发掉了一半的老大哥们,会给全场最尖儿的姑娘送上一枝又一枝的玫瑰 —— 经验丰富的他们自有办法看出谁最卖力、谁不用心;而远处的角落里,曾经的大哥搂着自己的蜜,沉默地望着曾属于自己的灯红酒绿。

长江大桥下(武昌)

图16

图片来源

曾经,一座老人院让一桥下成了老年人的天堂,大伙在这里演出、聚会、跳舞、交易各自的宝贝;虽然已经被拆除,一桥仍然是上了年纪的武昌人消遣夏天的聚集地。三四点的午后,天气不那么热了,老人们会陆陆续续聚拢过来,下象棋、聊天,或是满面笑容地晒太阳,双眼扫向路过的老太太们。时间再晚,天色渐暗,自带音响的背心老头们,举着话筒唱出浑厚圆润的美声,他们不在乎你扔出的硬币,只盼你把微笑带回家。

每隔一段距离,你都会碰到一个超大功率的喇叭,青春不再的男男女女,伴随着这些只有在中国才能听到的美妙音乐,甩起喇叭裤脚和裙摆。运气好的话,你还可以赶上一个配器完整的老年摇滚乐队。时间充足,也可以到附近的歌厅体验一下摸摸唱。如果你明天就要离开武汉,一定要来看看这曾经连通武昌和汉口的唯一路径:走过长江的堤岸,吹吹长江的风,戏戏长江的水,听听长江的声音。

答应我,别在武汉这样做:

图17

图片来源

别跟武汉人抱怨你的家乡天气有多热,更不要在大热天还待在在室外的太阳底下晒着;

别一提户部巷就激动,好吃的远远不止那一处;

别心怀侥幸妄图寻找朋克的踪迹,不然你就是大街上最朋克的那一个;

别试图跟武汉大嫂拌嘴,毕竟不是人人都是 “国标滋养”;

别问武汉哪里在修路,别提永远在堵车的光谷大转盘,也别晃着手机屏幕去求证暴雨视频的真假,这些都会让你在武汉人眼里,看起来像个没见过世面的外地呆子。

对了,要买黄碟不要找路边的大爷,虽然便宜,但他们不卖给年轻人,因为 “影响不好”。

By VICE中国

特别鸣谢:ZOO、康少、子杰、曾雪儿、吴维、咚咚、枣子、咩咩

作者:小堆